3xccapp

将四人带到宗门为他们安排的居所,三长老与韩月樱就此离去,虽然韩月樱恨不得抓住仇道这臭小子好生教训一顿,但看在大比马上就要开始的份儿上也只得将这份心思强行压下,以待大比结束之后再与他算笔总账。

二甲三甲弟子皆是千恩万谢的对三长老表示一番,而后便迫不及待的返回居所,同时也在向那些暗中观察的弟子们表露他们与仇道不是同路人的心意,只求师兄师姐在日后与他们相见之时能高抬贵手。

毕竟他们并不是与仇道和南宫瀚海一样的天资惊世之人,未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要与这些宗门弟子有不少接触,此时自然不敢太过得罪他人。

韩月樱见状亦是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看看人家,再看看们两个,莫非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行事么?如此一来数日之后的宗门大比本宗弟子定然会针对二人做些不轨之事,还是说们自认为已经强大到可以无视他们的地步了吗?”

南宫瀚海脸上随之露出了个憨厚非常的笑容,随之对韩月樱拱了拱手,“弟子知错,等明日休息好了便找此地师兄逐一拜访,保证日后让师兄师姐们光明行事,还请师叔放心!”

仇道闻言忍不住嘿嘿一笑,“逐一拜访太过麻烦,弟子感觉还是等师兄们主动找上门来再说,到时候弟子肯定会好好教师兄们做人的道理,然后再与之共勉,师尊不必担忧!”

韩月樱瞪眼,这两个小子怎的就这般无赖,完就是两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嘛!

反观三长老却是淡定了许多,只见他大袖一挥,就此转身离去,“老夫懒得管们到底想怎么做,只需等记住一件事情,若是想在此地站稳脚跟,要么将他们打服,要么被他们打服,至于究竟如何,还需们自行理解!”

话音落下,三长老身影消失无踪,韩月樱也在狠狠的剜了二人一眼后转身离去,直至追赶三长老到后山所在方才停下脚步,而后便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不解。

“三长老您方才为何要那般言语,以他们二人的性格原本便不愿与人低头,此番再受到您这样刺激之后,岂不是要真正与其他弟子们撕破脸皮?”

三长老微微一笑,“不这样还能如何?认为以那两个小家伙的性格是那种会主动与人低头的人么?更何况天骄向来都是自傲之辈,如若在这种地方便打击了他们心中锐气的话,说不得在来日便会对他们踏足无上大道造成心魔。”

“再说以他们二人的实力除非那寥寥几名弟子好像也没人可与之相抗了,眼下宗门大比在即,相信以那些人的心性是不屑在大比之前贸然动手,至于其他弟子嘛!我敢打赌三日之内他们两人便将之尽数处理妥当,自不必我担心!”

美艳郭又嘉的甜美味道

韩月樱心中不服,但却也不得不承认三长老所说的话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因此也只得闷闷不得的转头就走。

“说得好听,我就看等回头南宫瀚海那小子被人打哭的时候怎么出面护短!”

三长老闻言摇头苦笑,这丫头,都长老了还是这女孩般的小性,也是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了。

待到韩月樱离去,三长老返回自己山中的洞府,在确定周遭无人之后立刻自怀中取出一个尺许大小的镜子,随之催动修为向前一指点出,于那镜面之上登时便显化出了南宫瀚海等人的身影。

笑话!这般万年难得一遇的少年奇才,更何况还是自家宝贝徒儿,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受委屈,韩月樱那小丫头还真是好骗啊!

与此同时,见师尊各自离去后的南宫瀚海与仇道相互看了眼,随之同时发出一声冷哼。

“之前为何要帮我?”南宫瀚海传音说道。

闻听此言仇道不由得一愣,这小子竟然敢在如此光天化日之下给他传音,活腻歪了是吧!不过随后还是在云逸出手屏去暗中观察之人对其作出回复。

“因为我是同一种人,另外不要没事就来传音,如若被有心之人察觉相信也清楚我们会面对什么!”

传音同时,仇道双眼一瞪,随之满脸不爽的对南宫瀚海说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在处理掉那些杂碎之前先把小子给做了?”

“无妨!”南宫瀚海傲然一笑,“我识海中有神魂法兵,可屏去天境之下的所有探查,而且据我所知这拜天宗除去宗主与太上长老之外再无第三位天境强者,自可不必担心,话说又是如何能做到这般随意传音的?”

南宫瀚海眼中露出不屑,随之冷哼一声,“之前那次没能分出胜负一直都是我心中遗憾,说实话我还真想再好好讨教一番仇道师弟的屠龙一枪呢!”

“来就来!”一言不合之下仇道竟是直接取出了自己的仙金神枪,“真以为我怕不成!”

同时自然也在暗中发出传音,“不要继续传音,眼下三长老正在暗中窥视我,先演场戏再说以后!”

南宫瀚海双眼微眯,而后直接挥手放出两个纸人,同时手上法印瞬时掐出,天地神尊轰然显化,俨然做好了与仇道动手的准备。

在自己洞府中看得正开心的三长老见状登时大呼不妙,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小子动起手来竟是连自己在什么地方也都不堪,随之便准备强行出手阻止二人相争,然而就在他准备动身的前一瞬,自二人所在小院门外却又突然响起了一阵不合时宜的轻笑。

“两位师弟挺有兴致的嘛!大比还没开始就准备先找熟人练手了?既然如此的话再加上师兄们如何呀?”

仇道南宫瀚海同时转头面色不善的看向对方,自他二人身周席卷而出的压力更是让那几个自称师兄的青年脸色都不由得微微变白了些许。

“演武场,带路,等可敢?”二人同时出声,随后相视一眼却又发出冷哼,再不去看对方。

身处自己洞府的三长老见状也忍不住伸手抹了把冷汗,“幸好幸好,有这么一群不长眼的小家伙过去给他们当出气筒了,如若不然这两个臭小子还不得直接把宗门都给拆了啊!”

去往演武场的路上,南宫瀚海不动声色的对仇道传音,“还没有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还有为何要说我同路?我可不记得自己曾对说过我要做什么!”

仇道微微一笑,“在我告诉自己身份之前,又是否能和我简单解释一下南宫青与之间的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