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TV免费入口

..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一场用餐风波,就这样在风云诡谲的气氛中,结束了。

书房。

慕老爷子望着坐在沙发上的英俊挺拔的孙子,不由得感慨时间过得真快。

不知不觉,慕震已经离开好多年了,而那个在襁褓中嗷嗷哭泣的小婴儿,慕震的儿子,已经成长为商界人人提起,便赞不绝口的霸主。

老爷子询问了慕少凌一些T集团的公事,接着,话题便转移到了他的私事上:“少凌,真的决定16号和阮白举行婚礼?说实话,阮白那孩子不错,眼光很好。只是,们的婚礼时间,是不是决定的有些太匆忙了,毕竟金沣百货坍塌事件没过多久,我怕举行排场浩大的婚礼,会引起那些罹难者家属们的强烈不满。”

慕少凌弹了弹烟灰,不在意的道:“婚礼时间是我找人早就看好的,很久以前我就想给她补办一场婚礼,但一直没空,我不想再拖延下去了。我们举行婚礼的地方,会安排到一个私密性高的小岛,程不会有任何记者跟拍,不碍事的。”

慕老爷子见孙子已经做好了决定,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以一个长辈的口吻劝说道:“们已经领了证,过几天还要举行婚礼,两个人就好好过日子。媳妇是个善良懂事的女孩,好好把握,以后莫不可闹出离婚,或者其他花色绯闻。”

慕少凌浅笑:“爷爷,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只要是我认定的人,那就是一生,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回去的路上,阮白望着驾驶座上的慕少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在慕家老宅说的话。

他说,他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慕少凌扫了一眼副驾驶上的阮白,女子肤如凝脂,雪色小脸透着淡淡的粉红色,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着,似水般的眸,时不时的打量着他,这般美态委实让人着迷。

阳光洒落少女房中心情大好生活照

他一手打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则捏了捏她的小脸:“怎么了,为什么一直这样看着我?”

阮白抓住他作乱的大掌:“爷爷叫去书房,们都谈论了些什么?”

慕少凌扬眉:“也没什么事,爷爷夸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孙媳,让我好好对,若是辜负了,他说他定饶不了我。”

阮白呆呆的挠了挠脑袋:“啊?爷爷,他真是这样说的?我以为爷爷不是很待见我呢……”

因为前段时间,发生T集团发生的坍塌事件,阮白并没有帮上什么忙,林氏夫妇也仅仅是在小忙上帮了一把。曾经对她热忱到不行的慕老爷子,那些天对她的态度,明显冷淡了很多。

慕少凌弹了弹她的脑壳:“傻瓜,胡思乱想什么,这样好的媳妇,谁不喜欢?爷爷对很满意。”

阮白垂下眼帘,随即又眨了眨那双明媚的双眸:“那我们真的要16号举行婚礼吗?为什么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这个消息实在太过于突然了,我都没有做好准备。”

慕少凌的双瞳,锁住她俏丽的脸庞,不由眯了眯眼:“我以为很期待做我的新娘子,听到这个消息会很开心,女人不都是期望男人给她一场浪漫的婚礼了吗?”

因为他欠了她一场唯美的婚礼,虽然她嘴上不说,但有时候他们夫妻受到请帖邀约,去参加别人婚礼了的时候,阮白那羡慕的眼神,是瞒不了他的。

所以,他想给她一场童话般的浪漫婚礼,谱写他们浪漫的爱情篇章,更为他们的婚姻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

另一边,林家。

这几天林宁一直觉得很不对劲,每天她都有一种食欲不振,恶心,想呕吐的感觉。

她以为最近这段时间食欲不好,并没有将其放到心上。

直到这天吃饭的时候,周卿刚把一块鲜美的熟鱼肉夹到她的碗里。

可闻到鱼的腥味,林宁又一次犯了恶心,强行的捂住了嘴巴,可下一秒,她已经将胃里的东西,都稀里哗啦的吐了出来。

周卿看到林宁这种情况,实在担心的不行。

她轻轻拍打女儿的背部,秀美的眉拧了起来:“宁宁,这是怎么了?是吃坏肚子了吗?还是,……”

后面的那句话,周卿没有敢说出来。

但想到有那个可能,她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宁宁这么乖的孩子,会未婚先孕吗?但是她这种症状,跟她怀孕时候好像。

周卿怀着阮白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种情况,胃部翻天倒海的难受,根本吃不下东西。

“妈,最近我胃不好,可能在外面又吃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这样。不用担心,过会儿就好了。”林宁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她不可能会怀孕的,因为她吃了堕胎药。

而且,流了好几天的血。

那个孽种已经被流掉了。

但她的右眼皮一直强烈的跳动,似乎在提醒着她一个不详的预感。

周卿却依然不放心:“这样吧,等吃完饭,妈妈带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在医院有认识的肠胃科专家。”

林宁眼神闪烁了下,拒绝了:“妈,没什么大碍,不用担心。我今天约了朋友一起去看画展,画展中心离市医院很近的,回来我去那检查一下就好了。”

“好,等检查结果出来以后,一定要告诉我什么情况。”

“嗯,我知道了,妈妈。”

下午,林宁径自赶到私立妇科医院,直接寻找妇科隋主任看病。但她科室里的人,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年约四十多岁,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女医生。

女医生见到林宁,向她打招呼,声音很温和:“我是新来的李主任,请问的身体怎么了?”

林宁并没有摘掉墨镜,而是直白的询问她:“请问之前的那个隋主任呢?她不在这里坐诊了吗?我是她之前的病人。”

女医生了然的点头:“哦,原来是隋主任的病人啊?不过,她已经不在这里工作了。”

“为什么?”

“医院内部查出,隋主任涉嫌联合药贩,在医院私卖各种堕胎假药赚取高额提成,上周她已经被带到警察局接受调查了……”

女医生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直让林宁被五雷轰顶,几乎站都站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