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喵破解版下载

“娘亲,莞儿写得好不好?”枫清院里,莞儿乖巧地坐在杜容芷身边,眉眼弯弯问。

杜容芷看着纸上流畅清秀的字迹,赞许道,“我们莞姐儿的字写得越来越好了,怪不得你父亲说夫子总夸你呢!”

莞儿露出个羞赧的笑容,又想起来,“娘亲,夫子说今天会抽查我们的功课,要是谁答得又快又好,还会有奖励呢!”

“是嘛?”杜容芷笑道,“那你准备好了么?”

莞儿认真点头,“每天都温习的。”

旁边的乳母顾嬷嬷就笑着道,“少夫人请管放心……大姐儿用功着呢。每天下了学就回来练字,天没亮就起床读书,说是要赢了夫子的奖励,送给您肚子里的孙少爷呢。”

安嬷嬷听了也笑起来,夸赞道,“咱们孙小姐就是懂事,做什么都想着弟弟。”

杜容芷摸摸女儿的小鬏鬏,“那可不?我们莞儿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姐了,是不是?”

莞儿叫她们夸得怪不好意思,抿着小嘴儿腼腆一笑,明亮的大眼睛仿佛缀满了璀璨的星辰,越发的神采奕奕。

杜容芷揽着她笑道,“读书勤奋些是对的,但也要量力而为。一则你年纪还小,若只是囫囵吞枣,书读得再多也没什么意思;再则你现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好生保重自己。”

莞儿乖巧点头,“女儿知道的。”又靠过来,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杜容芷的肚子,软软道,“姐姐要去上学了,你要乖乖听娘亲的话,不可以调皮哦……等姐姐回来带礼物给你!”

杜容芷低头看着她认真的小模样,直觉得心都要化了,又帮她理了理衣裳,柔声道,“去了族学好好听夫子的话……晚上叫安嬷嬷做了红豆沙等你回来喝。”

天生陶瓷肌肤漂亮美眉露香肩海边唯美写真

莞儿听话答应着,朝她行了礼就领着丫头们上学去了。

安嬷嬷看着她的背影不禁对杜容芷笑道,“奴婢瞧着孙小姐自打知道您有孕,一下子长大了好些……越发懂事了。”

杜容芷笑叹了口气,“这孩子打小儿就是个心细爱操心的,也不知这般好是不好……”

“如何就不好了?”安嬷嬷笑道,“孙小姐小小年纪就知道疼人,孙少爷也是个孝顺的——头三个月都没怎么折腾您……这可是旁人想都想不来的福气呢!”

杜容芷想想也就笑了,“你说得也是。”

……………………

待吃过药,杜容芷翻了几页话本,就百无聊赖地靠在床头看她们做针线活儿。

她肚子里的孩子虽然还得等半年才能出世,不过那些肚兜棉袄,斗篷鞋子早早就已经做了起来。

杜容芷拿着双还没有她手掌大的虎头鞋,叹道,“青荷的手现在越发巧了,你们看这绣活儿做得有多精致。”又忍不住念叨,“一早就说了叫她安心养胎,偏就听不进去……”

静思听了忍不住笑道,“少夫人且由她去吧……要不是她这会子身上不方便,都恨不能天天进来守着您……给她点事儿做还能安生些呢。”

杜容芷想了想,就问,“她现在吐得应该没那么厉害了吧?过年那阵儿我瞧着都有些瘦脱相了。”

静思点点头,笑道,“人倒是好多了,肚子也显了,就是一直惦记您……还说要赶紧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进来给孙少爷当乳娘呢。”

杜容芷噗嗤一声笑出来,“她倒是有打算……早前就说要给我做管事嬷嬷,这会儿又盘算着做我孩子的奶嬷嬷……合着日后咱们院子里就她一人独大了呗!”

说得众人一愣,都笑起来。

枫清院管事嬷嬷的身价自是不用多说,而杜容芷这胎若是诞下个男孩,那就是嫡房长孙,有道是水涨船高,他的乳母在府里是个什么地位更是不言而喻。

所以这阵子家里凡是有怀孕媳妇,自己又有点脸面的婆子都想着法儿跟安嬷嬷套近乎,就是想占下这哺育国公府长孙少爷的差事。

安嬷嬷不禁笑道,“要奴婢说,青荷愿意来就最好了。她待您的忠心您也知道,将来对孙少爷自然也会十二分的用心……不知比请旁人强上多少。”

杜容芷含笑点头,“只要他们家掌柜的答应,我肯定是求之不得。”

园园听了就笑嘻嘻道,“韩姐夫肯定答应……他待青荷姐姐可好了,什么都听她的。”

说得众人又笑起来。

杜容芷就逗她,“你看你青荷姐姐,三年抱俩……你就没点儿想法?”

园园怔了怔,不明白这话怎么忽然扯到自己身上,一脸茫然,“……啥想法?”

静思闻弦歌知雅意,一本正经道,“可不是嘛……我也听我们当家的说,长兴这几天老跟他诉苦,说是在外头奔波了一天,回家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边说着还边朝园园挤挤眼睛。

园园一愣,顿时涨红了脸,“他有没有热饭吃……管我什么事儿!”

安嬷嬷跟静思对视了一眼,不由都看着她笑。

杜容芷知道园园是难为情了,笑容温和地拉着她手道,“我还记着当初叫你来我身边伺候的时候,就答应过你,等你到了放出去的年纪,就做主把你许配给你表哥。这几年我跟爷的事情不断,连带着你跟长兴的婚事也耽误了……你可不要怪我。”

园园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奴婢怎么会怪您呢……您跟爷对咱们已经够好的了!”她抿了抿嘴,“只是奴婢还想留在您身边……不想嫁人。”

“就是嫁了人,你也可以继续留在我身边啊。”杜容芷笑道,“你表哥跟了爷这么多年,从来没求过他什么……这唯一的一次,还是为了你。”她含笑看着园园,“你仔细想想,当真不愿意么?”

园园张了张嘴,“奴婢……奴婢什么也不知道!”说着一张俏脸红到耳朵根儿,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安嬷嬷不禁好笑,“这小妮子居然还害羞了呢!”

杜容芷笑着扫了眼她放在一边的绣活儿,见上头的鸭子胖乎乎十分可爱,不由拿起针来,边替她绣边笑道,“园园跟了我这么多年,嫁的又是爷的人,可要好好想想送什么给她添箱。”正说着,手里的针忽然一偏,戳在指尖上。